挖中关村“墙脚”,1亿元抢院士,地方政府掀起区块链人才争夺战

01-07 18:07
311171
分享到

5515522572056408

文 | 林格

区块链行业如何看待过去的2019年?

“2019年是区块链迎来转机之年。”2020年第一天,《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一篇文章,写出了许多区块链从业者的心声。

2019年10月,国家领导人的一番讲话,让“区块链”成为热词,风潮自此而起。

据人民日报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2月初,国家层面共计出台了40余部区块链相关指导政策。

中央之外,各地政府在区块链扶持方面也不甘落后,纷纷提供各种政策补贴、资金扶持,产业园建设也在如火如荼进行。

可以预见,2020年,将是区块链迎来大发展的一年。

01 引进企业

2019年11月21日晚间,杭州城灯火通明。

钱塘江两岸的高楼大厦,上演了一场盛大的实景灯光秀,以此庆祝杭州本土企业嘉楠耘智在纳斯达克登陆——赴美上市成功,让嘉楠成为了“全球区块链第一股”。

05840401460047895

嘉楠上市灯光秀

实际上,杭州并不是嘉楠的“出生地”。2013年,还在北航读书的张楠赓,成功研发出世界首款ASIC挖矿芯片。随后,他在北京中关村创办嘉楠耘智。

好景不长,比特币在2014年迎来低谷,行业几乎人走茶凉。成立仅一年的嘉楠耘智陷入亏损,甚至一度濒临倒闭。

原有的矿机芯片业务无人问津,张楠庚与几位合伙人到处寻找融资,却一一碰壁。快要走投无路时,转机出现了。

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杭州分院找上门来了。这是由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和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政府共建的投资孵化机构。它看中了嘉楠耘智团队的技术研发能力,并领投250万元,对其重点扶持。

嘉楠耘智由此迁入杭州,并最终成为了全球首个成功上市的区块链公司。

嘉楠耘智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浙江当地政府的扶持。

作为全国最早注意到区块链产业的省份之一,早在2016年12月,浙江就出台了《关于推进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的若干意见》,建设集聚空间,有效集聚区块链等金融科技类企业。

而杭州,更是全国最早布局区块链的城市之一。

2017年4月28日,杭州建立了全国首个区块链产业园区;2018年2月4日,杭州成为第一个把区块链写进“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的城市;2018年4月9日,“雄岸全球区块链百亿创新基金”在杭州成立,杭州因此成为第一个成立百亿规模区块链基金的城市……

地方政策的扶持引导,带来了区块链企业的大规模生长。

一本区块链检索企查查数据发现,截至2020年1月6日,浙江省内的区块链公司已达到了4046家(公司名称、经营范围或产品品牌含有“区块链”一词)。其中,仅杭州一地,就有1764家区块链公司。

42778366938909196

企查查数据显示,杭州拥有1764家区块链公司

“这里是福地,政策和创业环境很好,钱江新城400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给我们免了两年租金。”2019年11月,嘉楠耘智品牌部主任王立登在接受《杭州日报》采访时表示。

开放的政策、浓厚的区块链创业氛围,让身处其中的嘉楠耘智等企业如鱼得水。

02 抢夺人才

“整个区块链行业发展有一个很大的障碍,那就是高端人才的缺乏。”浙江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纯曾如是说。

地方政府对于区块链的渴望,从企业延伸到人才。抢夺区块链人才,已经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共同之举。

在区块链行业,青岛“1亿元抢院士”的故事,曾经引发热议。

早在2017年,青岛为吸引高端人才项目入驻,就曾豪掷亿元补贴奖励,掀起了一场城市之间的“院士争夺战”。大连、郑州、广州等地也先后推出了“亿元揽才计划”。

青岛“亿元揽才计划”启动后,青岛国际院士港与青岛链湾两大项目开始逐渐浮出水面。

截至2019年5月,有来自世界各国的53名院士签约入驻青岛国际院士港。

他们中,包括挪威工程院院士容淳铭。他带来的,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资产安全管理平台项目。

“青岛当时给的政策是极好的,他们对高端人才特别渴求,不少院士只要真的到青岛落地做项目,就可以获得一到两亿的扶持性投资。”比特聘联合创始人兼CMO王腾鹤告诉一本区块链。

与青岛国际院士港的海纳百川相比,青岛链湾更加专一,垂直于区块链领域。在建设初期,青岛链湾对标美国硅谷,试图成为区块链高端人才的聚集地。

为了吸引人才,青岛政府也与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联手共建了青岛金融科技研究院。很快,20余家清华系区块链团队成功入驻链湾。

赛迪区块链研究院、互链脉搏联合发布的《2019年中国城市区块链发展水平评估报告》显示,青岛的区块链发展水平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七,区块链产业基础已位居全国第一阵营。

显然,在引进人才方面,青岛并非孤例。住房补贴、科研经费、人才公寓、培训孵化……为了吸引人才,中国各地政府使出了浑身解数,一场大战已经开打。

海南政府于2019年发布了“链六条”,设立了10亿元的区块链产业子基金,奖励领军人才100万元奖金,并为优秀科研团队提供300-500万元科研经费,以及最高500万元的产业落地扶持资金……海南因此很快吸引了上百家头部机构和企业。

长沙在2018年10月出台针对区块链高层次人才的政策,后者除享受“长沙市人才新政22条”规定待遇外,最高还可以获得100万元配套奖励。

2019年3月,广州高新区、开发区、黄埔区联合启动区块链“十百千”人才工程,提出每年培训20名区块链高级总裁、30名区块链首席运营官、100名区块链首席技术官、1000名区块链从业者。

此外,对于区块链高层次人才,广州还将安排优先入住人才公寓,并给予每月3000元/人的租房补贴。

“目前就产业园和相关政策的数量来看,广州和杭州走在全国前列。”王腾鹤说。

03 大势所趋

在目睹人才大战打响的同时,区块链行业也在期待行业标准的出炉。

2019年12月20日,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发布了《区块链产业人才岗位能力要求》。这是国内区块链岗位能力领域的首份权威标准。

在这份标准发布一个多月前,智联招聘发布了《2019年区块链人才供需与发展报告》。

在人才供需方面,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区块链相关求职人数仍是招聘人数的7.12倍,但拥有相应知识结构和工作经验的存量人才仍相对较少。

换言之,在这个领域,真正的高端人才,仍然供不应求。

在人才薪酬方面,报告显示,近两年,区块链领域平均薪酬持续在1.6万元/月上下波动,是全国平均薪酬水平的近两倍。区块链人才仍然是整个求职市场上的香饽饽。

报告还显示,在区块链招聘人数数量Top10职位中,除“合伙人”平均招聘薪酬居榜首外,大部分高薪岗位都是高级软件工程师等技术岗,其平均薪酬可达23606元/月。

“就稀缺程度而言,区块链行业的技术高于产品,产品高于运营,运营高于商务。”王腾鹤说。

在他看来,区块链行业的技术性人才,绝大多数来自于互联网行业,而互联网发达的地区,基本都是一线城市。

也就是说,区块链高端人才仍然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即便是一线城市,也存在着人才存量和需求错位的现象。

以北上广深为例,报告显示,在2019第三季度的区块链招聘需求城市分布中,深圳以21.07%的人数占比遥遥领先,但在人才存量方面,北京却以28.88%的高占比位列第一。

这意味着,北京的区块链人才扎堆现象更为明显,而深圳对区块链人才的渴求更加旺盛。

一线城市尚且如此,二三线城市的问题就更加严重了。人才从哪里来,成为了后者亟待解决的难题。

这也意味着,这场人才争夺大战的战况,会更加激烈。

41326666378019494

《吴晓波频道》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区块链求职者在苏州、长沙、杭州等新一线和二线城市更容易找到工作,因为这些地区都有产业园区和人才引进政策。

“各中央部委、地方政府、央企、国企等区块链正规军的进场,将让区块链从业者的福利待遇有所提高。”王腾鹤表示。

2020年,随着行业洗牌的加速,区块链人才市场会更加繁荣。